追蹤
台灣圖博之友會
關於部落格
Taiwan Friends of Tibet
  • 144183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陳破空:流亡藏人的兩大果實----祝賀藏人“民主節”

史料記載,早在十七世紀,五世達賴喇嘛 時期,西藏就建立了相當於現代議會的民意機構——“春都傑措”,即西藏大會,參與議政和立法的成員,來自各寺院僧人、以及商人、農民、牧民等廣泛階層。而 在二十世紀初,十三世達賴喇嘛,曾希望實行英國式憲政,並派出年輕人到國外留學,進修英文,考察憲政。

 

二十世紀中葉,十四世達賴喇嘛親政前後,明確表示,渴望並有計劃在西藏建立憲政民主制度。卻因中共入侵而被打斷。1959年,達賴喇嘛尊者和成千上萬的西藏人,踏上流亡之路。令世人難以置信的是,一踏上流亡旅程,達賴喇嘛尊者就開始著手西藏社會的民主改革,一邊流亡,一邊實踐。僅僅在流亡後的第二年,即1960年,就建立了首屆西藏流亡政府議會。那是西藏歷史上的第一次,以民主程序,實行投票選舉。那也便是藏人“民主節”的由來。

 

2001年,流亡藏人社會,已經建立起體系完備的民主制度,藏人投票,直接選舉政府領導人,三權分立,民意監督。可以說,藏人流亡社會的民主進程,合拍於時代步伐,毫不亞於世界各國的民主成就。

 

藏傳佛教,影響全世界

歷史上的西藏,以宗教信仰立國,被稱為高原佛國。半個世紀以來,儘管,達賴喇嘛尊者和西藏人民,暫時喪失了自己的祖國,但,藏傳佛教,卻在藏人流亡地,在印度,在全球各地,發揚光大,源遠流長,影響全世界。

 

宗教與民主,是人類兩大主題。流亡藏人 社會,不僅保存了優良宗教傳統,還實踐了現代民主政治。這是達賴喇嘛尊者和流亡藏人,向世界交出的一份亮麗成績單。難以置信,這份成績單,竟然是在漫長而 艱難的流亡旅途中書寫的。這足以見證,達賴喇嘛尊者和流亡藏人,具有何等堅韌的意志、何等高貴的氣節!以如此成就,看達賴喇嘛獲頒諾貝爾和平獎,實至名 歸,當之無愧。

 

宗教與民主,中國交白卷

反觀中國,歷經五千年文明滄桑的中國,至今,不論宗教自由,還是政治民主,都非但交了白卷,而且堪稱負數。在共產黨利益集團把持下,當代中國,仍然深陷一黨專制的泥潭,獨裁,暴力,謊言,腐敗。號稱“崛起”和“強大”的中華人民共和國,與文明世界格格不入。

 

就是這樣一個專制集團,竟然把它入侵和強佔西藏的行徑稱為“解放”;竟然把它損害和淩辱藏人的所作所為,稱為“民主改革”。一個沒有絲毫民主基因、不具備絲毫民主素養的暴力集團,竟然宣稱對其他民族實施“民主改革”,這恐怕是天底下最大的笑話,最大的黑色幽默。

 

世人見證,中共所謂“民主改革”的結果,就是,西藏境內,舉凡宗教、文化、文物、古跡、生態、人文環境、乃至社會經濟,遭受全面浩劫。2500餘座寺廟被搗毀,大批僧人尼姑被強迫還俗,大量藏人被屠殺或餓死。

 

這是西藏歷史上最黑暗的一頁,這是藏人心靈上最恥辱的記憶。作為同樣遭受過中共迫害的中國人,我,和我的漢人同伴們,身同感受,心淚交流。

 

中共污蔑從前西藏是“農奴社會”,但中共強佔西藏之後,才真正把西藏變成了“農奴社會”, 當代“奴隸社會”。單說監獄,1959之前,西藏境內的犯人,不到一百人;中共強佔西藏後,在藏區遍設監獄、看守所、勞改場、勞教場,關押犯人數以萬計,尤其關押大量政治犯、良心犯、佛教徒。

 

正是中共暴力集團,把一個自然的、自由的、寧靜的、美好的高原雪國,變成了人間地獄。其黑暗程度,遠遠超過他們動輒比喻的歐洲中世紀。

 

歷代中共領導人,都自詡無神論者,他們把自古稱為“神州”的中國,變成無神的中國。當今中國社會,道德淪喪,男盜女娼,認錢不認人,笑貧不笑娼,皆源於此。

 

到今日,論宗教自由,中國不如西藏;論 民主建設,中華人民共和國不如流亡藏人社會。與西藏相比,中國優勢何在?與藏人相比,漢人優勢何在?只有一個優勢,那就是物質。經濟上的暴發戶,一個物欲 橫流的國度。而所謂物質優勢、經濟優勢,在西藏,中共官商和部分漢人,是依靠掠奪西藏資源、變賣西藏礦產、排擠藏人、讓藏人邊緣化等野蠻手段獲取的。

 

豺狼當道,這是二十一世紀的反常奇觀。

 

拒絕達賴喇嘛,中南海的心理障礙

中國要強大,中國要富裕,中國要繁榮,都沒錯;然而,非要如此強大?----窮兇極惡,面目猙獰;非要如此富裕?----不擇手段,吃相難看;非要如此繁榮?----欺弱淩善,貧富懸殊。

 

用“腐敗集團”來定義那個至今盤踞北京、龐大而笨重的“執政黨”---- 中國共產黨,再貼切不過。不僅僅是以權謀私、貪污自肥、生活糜爛、男盜女娼那種表面上的腐敗,更有意識形態的反動、精神的頹廢、意志的沉淪、骨髓裏的墮落。一個從頭到腳、由表及裏、全面潰爛的腐敗集團。

 

中國聖賢留有古訓:“皇天后土,德者居之。”又說:“惟賢惟德,可以服人。”中共腐敗集團,無賢無德,說統治西藏,它沒有資格;就說統治中國,它也沒有資格。

 

筆者曾經對比達賴喇嘛尊者與中共領導人,至少有四大區別:前者每天講真話,後者每天說假話;前者主張寬容,後者癡迷暴力;前者推廣仁愛,後者散佈仇恨;前者信守良知,後者追逐享樂。

 

達賴喇嘛尊者的道德力量,令中共當權者畏懼。和平,寬容,大愛,至善,這些概念,對中南海而言,仿如緊箍咒,猶如照妖鏡,照出中共的原形。這是中南海拒絕接受達賴喇嘛、拒絕與達賴喇嘛談判的心理障礙之一。

 

再看看他們各自在國際上的朋友。達賴喇嘛的朋友,是各民主國家領導人,還有世界範圍內熱愛和平的廣大民眾。中共領導人的朋友,則是諸如朝鮮、緬甸、蘇丹、辛巴威、古巴這類失敗國家或流氓政權的獨裁者。

 

宗教傳統與民主政治,是西藏人民的兩大果實,也成為藏人流亡社會兩大支柱。筆者堅信,流亡藏人能夠長期守護和鞏固這兩大成果。即便在中共奢望的十四世達賴喇嘛圓寂之後,依靠宗教與民主這兩大支柱,依然能夠凝聚海內外藏人,同心協力,堅守氣節,期待光明未來。

 

(在“西藏民主節”紀念大會上的演講。201094,於紐約。原載香港《開放》雜誌201010月號)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