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台灣圖博之友會
關於部落格
Taiwan Friends of Tibet
  • 144183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達賴喇嘛尊者再次強調退出政壇,徹底民主化的重要意義 2011/03/19

 

 

 

到了印度,1961年開始,我努力尋求民主,三、四十年來,我誠心誠意地、一步又一步地推進民主。藏人常說:“嘉瓦仁波切賜給了我們民主。”這聽起來,像給 了你們一個什麼東西。(笑)總之,就這樣過來了,到了今天。十年前, 我提出噶倫赤巴只能選舉產生,由我任命是不對的。這樣說著說著,我們就走了過來,連噶倫赤巴的直選,也已經十年了。從那天起,達賴喇嘛的噶丹頗章的拉章,掌握西藏政教權力的情況就變化了,所以,我說我是半退休。這樣,過去了十年。

 

遲早要實現完全符合民主概念和民主本質的民主制度,而國王或大喇嘛掌權的事,已是舊話了。在這個世界上,我們也必須走全世界走的那條路,就是真正的民主選舉,也是最好的方式。印度是一個人口龐大的極其複雜的國家,文化、語言、東西南北都不一樣,但是,因為實現了民主、法制、言論自由、新聞自由等,所以,印度社會是非常穩定的。

 

另一邊是中國的集權,到處都是麻煩。最近,中國政府的新聞透露,維穩開支大於國防開支,就是說,內部的敵人多於外部的敵人,這真的是讓人臉紅的事。還說“人民政府為人民”、共產黨是“為人民服務“的;而真實的情況是,人民是否滿意,應該由民主選舉決定,以民主選舉的方式當選,才是光榮的,靠武器掌握權力的時代已經過去了。所以,權力控制在一個人的手裡,不是好事,由達賴喇嘛掌握權力,也不是好事。從第一到第四世達賴喇嘛,都沒有擔任政治權力,第五世達賴喇嘛之後,由於種種原因,在蒙古固實汗的幫助下,才擔任了政教領袖,也起過好的作用。如今,二十一世紀了,改變是遲早的事。靠外在的壓力改變,我覺得是對前世們的聲譽的玷污。我是這樣想的。

 

從第五世達賴喇嘛阿旺洛桑嘉措時代起,形成了由達賴喇嘛擔任西藏政教領袖的制度。我是第十四世達賴喇嘛,作為達賴喇嘛的轉世,自願的、欣慰的、自豪的移交政治權力,是非常合適的。這件事情,除了我,沒有任何人能決定,所以,我做出了決定。

 

西藏的政治責任,已由民主選舉產生的行政首長承擔了,如果達賴喇嘛以政治領袖的形象繼續下去,像是留下了一個尾巴。必須改變,而改變的時刻,已經到了。誇耀一 點說,到今天為止,達賴喇嘛作出了一定的貢獻,最主要的是西藏境內外的廣大藏人信任我,在這個世界上,“達賴喇嘛”一詞,成了信賴的別名,喜歡的人很多。 由這樣一位達賴喇嘛,放棄自第五世達賴喇嘛以來掌握的權力,而後,像在宗教上被真正的一致的尊崇的第二世達賴喇嘛根頓嘉措和第四世達賴喇嘛索南嘉措一樣, 我的晚年會繼續承擔宗教方面的責任。比如根頓嘉措,雖然來自哲蚌寺,但是,人們稱他為“沒有傳承分別的黃帽上師”。

 

我個人在提升人性的價值和促進宗教間的和諧方面,都有了成果。現在,很多大學熱忱地邀請我,並不是要我弘法,而是講授怎樣培養內心的快樂,以及分享佛法中科學的內容。所以,大家喜歡的這個達賴喇嘛,放棄政治領袖的稱號,正如我們開會時,最後常說的大會“勝利結束”一樣,自第五世達賴喇嘛以來,已經延續了近四百年的,由達賴喇嘛擔任政教領袖的制度,也能夠勝利結束,這是很光榮的。這就是我的想法。這個,只能由我來決定,除我之外誰都無法決定,因為,做出這個決定的,是第五世達賴喇嘛的一個轉世。不會再有任何變化了,也沒有任何商量的餘地。

 

近來,有人從境內西藏打來電話說:“嘉瓦仁波切要退休了,我們藏人群龍無首 了。”都非常擔心。根本不需要這樣!我退休後,會像前四位達賴喇嘛一樣,只承擔宗教責任。噶丹頗章是從第二世達賴喇喇嘛根頓嘉措開始的。那時候,也沒有擔任任何政治責任,是公認的純粹的宗教領袖。我的晚年,也會在宗教上,成為公認的領袖。只要我努力,這種認可,就會繼續下去。公認的一個達賴喇嘛,把政治事物放到一邊,專心宗教事物,會堅固和發展我們的流亡組織。世界上支援我們的人也會說,達賴喇嘛是一心一意地推進徹底的民主,我們的這個做法,世界會肯定。 中國方面總是說沒有西藏問題,只有達賴喇嘛問題。多年來,我們所有的努力,好像都是在爭取達賴喇嘛的權益,這是百分之百的謊言。西藏境內的藏人根本不需要為達賴喇嘛的退休而灰心喪氣。好好地想一想,無論從整體還是個體來看,這都應該是一個偉大的決定,從長遠來講,有益於西藏的宗教和政治。

 

考慮廣大藏人的利益,會強化流亡組織,使我們向前邁進。我們這些少數的流亡藏人的民主,跟中共的集權制度相比,已建立了現代化的管理體制,這是我們的光榮。 對境內的藏人來說,也是值得自豪的,你們要知道這一點(指著坐在前面的新難民)。我並不是失去信心,也不是放棄西藏事業,絕對不是。六百萬藏人,都有責任承擔西藏事業。我,也是藏人的一份子,是多麥安多地方來的一個藏人、一個雪域藏人!有生之年,我都會承擔這個責任。在我身體建康的時候,你們把所有的政治責任都擔過去,如果遇到特殊的困難,不得不由我出面時,我就在這裡!我們已走上了民主之路,你們能擔當起所有的責任,就擔起來。根本不需要擔心,知道嗎?

 

昨天,我見了一位華人學者,他說,他是來觀選的。五年前他也來過,這次的選舉,他說,大家真正地擔負起了責任,是經過深思熟慮而投票的。變化非常之大,都在履行義務,這是民眾政治意識成熟後,向前邁進的一個標誌。今天,我作出的這個決定,也是向前邁出一步,根本沒有必要失去信心,一定要認識到這一點。

 

在座的人中,回到西藏以後,講給你們信任的人。說不定今天會報導。那麼,在雪域境內的藏人就會說,嘉瓦仁波切退休的事,是經過一年又一年的思考作出的決定, 是考慮到暫時的和長遠的西藏利益。所以,你們不需要擔心。另外,噶丹頗章仍然存在,噶丹頗章是我的拉章,我在這裡,還是需要一個小小的拉章的,放棄的是噶丹頗章的政治權力。現在,還不需要著急,二、三十年以後,我的生命走到了盡頭,以藏人為主體的,跟達賴喇嘛有著特殊關係的佛教徒,如果需要達賴喇嘛,那麼噶丹頗章還會繼續,也會有十五世、十六世、十七世達賴喇嘛乘願而來。

 

 

 

噶丹頗章會像第二世、三世、四世達賴喇嘛時期那樣,擔負著宗教使命,從長遠考慮,有很大的好處。最近給議會的信裡,我講到噶丹頗章政府這個詞需要改一改,這不是說要撒消噶丹頗章,而是關閉了擔負著政權的噶丹頗章政府或組織,因為,我們已經走上了民主化。 (翻譯、整理:桑結嘉 朱瑞 已由達賴喇嘛辦公室審定)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