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台灣圖博之友會
關於部落格
Taiwan Friends of Tibet
  • 144329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佛陀教法在西藏的初始流傳

 3. 迎請「釋迦三尊」的意義
松贊干布王為何要費盡苦心將原先在尼泊爾和中國的三尊佛像迎請到西藏呢?因為這些佛像所代表的,是第一位佛法開示者—本師釋迦牟尼佛;再者,這些佛像是在眾多釋迦牟尼佛像當中,由佛陀親自開光的佛像,極致殊勝。由於此二之故,國王認為,這些佛像必定可使西藏人民內心受到佛法莫大的加持、澤被。國王的這些作為,在在顯示他想使佛法能在西藏全域廣爲弘傳的想法。這些佛像誠如王之所願,成為所有藏人最殊勝的福德資糧供養田、祈願處。「拉薩」-
­­­安放聖像之聖境,其名稱也從此而有。

雖然松贊干布王成功地藉由迎請佛陀親自開光的佛像到西藏,以及派遣年輕學子到印度學習佛法等,使得佛法如願
在全西藏宏傳,然而,西藏佛法卻在西元一九五九年之後,遭遇了前所未有的重大逆緣即使如此,到目前「釋迦三尊」依然存在,並成為最受世人矚目的珍貴文化遺產、全世界佛教徒最重要的救怙所在,更是所有西藏人的福德、希望寄託和引以為傲之處。

4. 創制藏文與佛典翻譯
松贊干布王前後派遣多位優秀年輕學子前往印度留學,其中有些學子因天侯等因素導致死亡。有些如突彌桑布札為首的學子,在印度不僅學成梵文,更重要的是他們將具有改變人心力量的佛法核心要義,徹底學成而歸。突彌桑布札在學有所成後,將大量的梵文貝葉經帶回西藏,為了使西藏人能讀懂這些佛典,突彌桑布札便以梵文為範本,創造了與西藏人既有的語言相同發音的新文字,即為現今的藏文。突彌桑布札以其所創的新文字,將印度帶回的梵文貝葉經全部翻譯,這是佛法第一次由梵文翻成藏文;並將最初在妥年日贊,從印度而來的象徵佛語所依的梵文經典,也全都譯成藏文。因此,突彌桑布札也自然成為西藏第一位能譯梵、藏雙語的佛法譯師,以及第一位在西藏講說佛法的阿闍梨。國王當時親自學習藏文,以新文字立文制定【聖教十善法】及【道德規範十六條】,正式將宗教及政治之兩種規範結合為一,形成全民共通的律法,遍布於西藏三區,奠定了往後西藏教政合一制度的基礎。全西藏在松贊干布的統治之下,人民安居樂業,宗教繁榮興盛,猶如人間仙境,拉薩則為西藏王朝治理全國事務之宗教、政治、經濟、文化的中心,有如神仙般幸福安樂,拉薩另一別名—「馠ㄏㄢ嵮」,也從此而來。

5. 創制藏文的貢獻
西藏衛藏、安多、康等地區的人們,原先因各自有著不同的地方語言,彼此溝通時稍有困難,但因有了突彌桑布札所創立的新文字,而能立即瞭解對方的話意,使得彼此間溝通無礙。此外,他所創立的別具特色的三十字母和四個元音為架構的藏語文系統,是梵文為藍本的語言文字系統,使得印度佛法,從小乘、大乘,乃至密乘,不管其意涵有多深、多廣,都能翻譯時準確表達,且使人易於理解。

西元六百四十多年至今,在一千三百多年的西藏歷史當中,衛藏、多堆
(康區)、多麥 (安多) 西藏三區的佛法修行者,正是透過藏文而能徹底學習佛法,乃至今日,源源不斷地造就了許許多多透過聞思而精通佛法内涵、圓滿修證體悟功德的賢哲善士夫。筆者敢昂首拍脯地說,當今除了藏文,世界上沒有任何一種語文能夠如此準確、且使人易懂地詮釋釋迦牟尼佛的教法。近年來,隨著西藏佛法在世界各國宏傳,各國信眾試圖用各自的語言文字,來準確詮釋佛法心要,其困難必顯而易見,而突彌桑布札所創的藏文,能夠既深刻、且清晰明白地解釋佛法,使得佛法真實的內涵精要深植西藏人心中,西藏人對佛法,才能如此虔誠;對三寶的信心,才能如此堅定。

6.
「釋迦三尊」與佛法信仰
基於對佛法、三寶的虔誠信仰,生活在各地的藏民們,在其一生中,即使花上數十個月的步行,不管路途有多麼艱辛,只要能到拉薩朝拜「釋迦三尊」,便覺不枉此生了。當這些西藏朝聖者費盡千萬苦、長途跋涉,踏上聖地拉薩覲見「釋迦三尊」後,在返鄉時,家鄉的人們會認為此人很有福報,因而非常歡喜讚嘆他,並爭相簇擁地對其踏過聖地拉薩朝聖過鞋子磕頭禮拜;更有甚者,有少數之藏民,為懺悔自己從無始以來多劫所造的無數惡業,以及來生來世累積廣大福德資糧的緣故,從自家門檻外開始,日日月月年年,不辭辛勞地一路行大禮拜到拉薩,直至親見「釋迦三尊」;有些以打獵維生的藏民,在年歲漸長後,對自己年輕時獵殺許多動物,生起非常強烈的後悔心,為了懺罪,便帶著自己獵殺動物的槍枝,刀子、陷阱,甚或打獵時所騎的馬等傷害動物的武器,來到拉薩大昭寺釋迦牟尼像前,雙手合十、雙膝跪地、淚流滿面地,像對人說話般,澈心澈骨虔誠地對佛像立誓,說自己殺了許多動物,造了無數罪孽,自己此刻、此地起,永遠不再獵殺任何動物。希望藉由立誓、懺罪而累積善業來作為迴向,並祈願自己生生世世皆能不殺害任何有情眾生!

 西藏寧瑪、噶舉、薩迦、格魯四大教派中著名的大善知識、大成就善士,無論是誰,無一不因到過拉薩,對「釋迦三尊」行供養、禮拜、祈願,而受到特殊加持的,這些内容清楚地記載在各個成就者的傳記中。在西元一四零九年藏曆正月大神變節時,宗喀巴大師為紀念釋迦牟尼的恩澤及功德,初次在大昭寺召集以僧伽為主、在家人為輔,舉行【大願法會】,並在釋迦牟尼像身上佩戴鑲有珍貴珠寶的頭飾、耳飾及頸飾。此後,許多富有的虔誠藏民們也都依循宗喀巴大師作法,以許多各式各樣珍貴無價的寶石所製成的飾物佩掛於佛像上,獻給釋迦牟尼,每年都如此依例舉行【大願法會】,直至西元一九五九年。

在藏人一年中最重大的四個有關佛陀世尊的節日:即藏曆正月初一到十五為神變日(神變節)、藏曆四月十五日佛陀成道日(沙嘎達瓦節)、藏曆六月四日佛陀初轉法輪日(六月四日節)(即佛陀第一次為五比丘講說四聖諦)和藏曆九月二十二日天降日,在這四大節日中,會輪流更替這些佩戴於釋迦牟尼佛像身上的無價珠寶飾物,除了正月的神變日【大願法會】時,會特別換上宗喀巴當時獻上的珍寶飾物,其他節日則會更迭替換民眾獻上的珍貴飾物。歷代達賴喇嘛尊者也都在大昭寺的釋迦牟尼像前受沙彌戒及比丘戒。
 

三、對松贊干布王的評價
藏人以【法王松贊干布】來尊稱這位具有「賢明膽識」之善士夫。對於松贊干布這位熱愛自己國家民族,卻不愚昧、偏執的國王,筆者之所以稱他為「賢明膽識」 之善士夫有三個理由:
() 他有高超的智慧,能覺知到鄰國印度的佛法,具有教化人民之能力;() 他有無比的遠見,洞察出一旦佛法引進西藏,未來將能利益這片土地,佛法將久住人心;() 他有著勇悍不退縮的心力,松贊干布並不因爲引進新宗教、創立文字等一系列的改革所帶來的障礙、阻力與困難,使其放棄改革,反之以其無比的膽識、勇氣與智慧,以和平非暴力之方式來解決了種種阻力與困難。

四、結語
松贊干布王真是一位令人感懷恩澤的偉大賢君!觀音菩薩從那時開始便成為西藏人的觀修主尊,藏人朗朗上口的六字大明咒-「嗡嗎呢叭咪吽」,這是呀呀學語的小孩,不用大人教,便自然會唸誦的。而「釋迦三尊」,則是西藏民族平時虔誠合掌禮拜的絕一無二的祈願處,他們心中常常祈願著六道一切有情眾生,或一切盡虛空的如母有情,希望能遠離痛苦、獲得安樂。更特別的是,藏人祈願的內容,不是為了自己的私人的利益,而是猛力、至誠的祈願著全世界能恆常無災疫戰亂、擁有和平幸福!

西元六百四十多年以來,至今一千三百多年的歷史長河裡,佛法的影響力在西藏人民心目中不衰久住。尤其,一九五九年後的近五十多年來,西藏佛法、文化風俗及民族本身遭遇存亡苦難之際,藏人表現出越是遭逢困難險阻,其心力更加沒有絲毫畏懼退縮;當面對困難問題時,更是取之不盡、用之不竭地流露出無害非暴力的智慧能力。毫無疑問地,在今日充滿重大難題的世界當中,西藏佛法與文化的影響力必將更加增長。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