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台灣圖博之友會
關於部落格
Taiwan Friends of Tibet
  • 14428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阿壩彷彿戰區--澳洲廣播電視台 ABC 突破封鎖、深入藏區報導(2012 年 10 月 9 日新聞)

主播LEIGH SALES在中國最偏遠的地區,居住著少數民族藏族的地方,正在發生驚人的抗暴行動。過去一年裡,已有超過 50 名僧眾(譯按:有些是俗眾,有些是曾經出家卻被迫還俗的前僧眾)因向中國政府的壓迫自焚抗議而身亡。他們的抗暴消息,大都被隱瞞、不為公眾所知,因為不論是「西藏自治區」或鄰近的幾個藏族居住的省份,都禁止新聞記者和電視攝影機進入。不過本台駐中國的記者Stephen McDonell 秘密進入中國西部,準備這次的報導。提醒您:本則報導包含了自焚的影像,請斟酌觀看。

記者 STEPHEN MCDONELL在偏遠中國西部的藏族區域,有許多傳統是好幾世紀以來未曾改變的。但是寧靜景象的背後,卻是燜燒已久的緊張局勢。不滿中國統治的藏人,採取了令人震驚而極端的方式進行抗議。

身上淋了易燃的液體之後,超過 50 名的藏人──大部分是年輕僧侶──引火自焚。過去 12 個月以來,至少已有 42 人因此身亡。對此,中國政府則一直在進行「損害控制」。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劉為民:我們認為這個事件呢,最近發生的一系列事件背後,有明顯的幕後策劃和煽動。

記者:位於印度的圖博流亡政府,其總理今年訪問過澳洲。

圖博流亡政府總理洛桑森格:造成自焚的是中國政府,有能力解決自焚的也是中國政府,自焚者的表達已經很清楚。我們要的是人類的基本自由,就像任何澳洲人擁有的自由。

記者:大部分的圖博高原,禁止外國記者進入。不過我們找到方法,偷偷進入四川省這個最多自焚抗議的區域。

冬季即將來臨,牧民正在遷移。他們拆了高山上的帳篷,移到比較低的海拔過冬。儘管仰賴自然資源的遊牧生活並不容易,但是也養成藏人在喜瑪拉雅地區吃苦耐勞的個性。

藏族男性:這裡的工作,我們藏族做的是(髦)牛、羊冬天吃的草。我們藏族還是比較傳統的地方(我們還是藏族比較傳統的地方)。
 

記者:那麼你的爸爸的爸爸是做這個的,爸爸的爸爸的爸爸也是?

藏族男性:對,他就是做這個。

記者:這位年輕人對他的文化傳統感到很驕傲,他說他們的文化和佛教密不可分。

藏族男性:我們生活中最重要的是文化。在工作中──很多事情(都是)……佛教文化是從(經)書上來的……寺院的文化是我們最重要的文化。

記者:但是很多事情藏人無法公開談論。在藏區很難不受官方監管。像這樣的村落,到處都是中共的耳目,就算我們能和一般人說話,就算他們知道自焚事件,他們通常不願意談論,尤其不願意被錄影訪問。

如果你待得夠久,他們會願意說。我們找到一位僧侶,他在小山屋幫助一個貧困的家庭。他當然知道附近年輕兄弟們自焚的消息。

僧侶:他們的心無法得到安定,所以他們自焚。

記者:我們遇到這位僧侶的地方離阿壩很近。秘密拍攝的影片顯示,阿壩這個封鎖的城鎮,佈滿了武警和特警隊。街道設滿路障,彷彿戰區一樣──類似北愛爾蘭問題最嚴重的時候。

光是阿壩地區就有
24 人自焚。難以想像「絕望」讓年輕藏人以生命抗議,用這麼令人心痛的方式。

洛桑森格:我們說過,不鼓勵激烈的行動,包含自焚,但是不幸的是,藏人似乎說這是剩下唯一可抗議的方法,因為其他的抗議方式結果都很像──被逮捕、酷刑虐待,通常也會死亡。

記者:今年稍早,阿壩州長罕見地公開現身,譴責阿壩州發生的自焚事件。

阿壩州長吳澤剛:自焚者在自焚以前大都高呼西藏獨立。

記者:中國政府說他們知道該譴責誰。

阿壩州長吳澤剛:達賴喇嘛不但不制止這種違反藏傳佛教教規、教義的行為,反而慫恿或支持這種反人類、反社會的恐怖行為。

洛桑森格:如果中國政府要終止自焚和圖博境內其他各種抗議:開放圖博、讓圖博自由,以人道對待圖博人民、給他們基本自由。

記者:我們去的每個圖博城鎮,都看到成群的警察。我們一定會被看見,從此刻起,只要我們步出門外,就有人在等我們。同樣的一些車輛不斷跟著我們,到處都冒出監視者。所以我們往山裡去。

一輛政府的車輛來到山裡,載的是之前我們在鎮上看過的同一批警察。

記者:那你們是誰?

中國警察:……他是縣外事局的。

中國警察 2我們不能攝吧、我們不能攝(不要拍我們)。

記者:給我看 ID(證件),我怎麼知道你們是誰?

他們質問我們的製作人和司機,說他們來是為了我們的安全。他們說藏獒可能會咬我們。(澳洲廣播電視台)看了我們的護照之後,他們說我們必須經過許可才能停留。可以離開當地繼續走。

可是開了整天車,在下個城鎮我們又遇到另一組政府官員和警察。

中國官員:夏河(註:甘肅省內)不對外國記者開放。

記者:現在的壓力是我們必須徹底離開這個區域。隔天清晨,我們起得比他們早,把握最後一點時間和人們交談。我們到了拉卜楞寺,這是西藏自治區外,擁有最多僧侶的寺廟,也是多次抗議、要求人權的地方。這邊有位婦女有話想說。她非說不可的內容就是當局不願意我們聽到的內容。

藏族婦女:聽說過,這是逼他死的,共產黨這個國家不正常。

記者:他們做這個(自焚)是誰的錯?他們自殺?

藏族婦女:他們自殺的原因是,這個寺廟困難大,這個國家
我們沒有那個權利,說話的權利都沒有。他們說什麼幹什麼,我們做幹什麼,我們真正的真心真意的說話的話,他們抓我們,打死了。

記者:他說她是虔誠的佛教徒,不怕說出來,不過她的談話高度敏感,為了保護她,畫面做了處理。她說,寺院已經被拿中國政府薪水的「僧侶」所滲透。

藏族婦女:有些「喇嘛」,壞得很。給錢的話,他們穿著喇嘛的衣服,國家給錢的話,他們拿錢,拿錢,國家(叫他們)做什麼他願意做。

記者:她說大部分藏人很貧困,對改善生活不抱希望。問她關於年輕僧侶自焚的問題該如何解決……

藏族婦女:世界的國家,有阿彌陀佛的、有真正的,世界的國家,全部來用阿彌陀佛就這樣,全部來,這共產黨打破它,通通地打,不要了這個,害得嚴重得很。(請所有國家、佛教徒一起來祈禱共產黨趕快垮台,他們很壞)


記者:警察和政府官員再次找到我們,這次我們躲不掉了,他們很生氣我們還沒離開。

記者對警察說:有什麼問題嗎?為什麼要我們離開?

警察:因為……這是我們政府的考量……

記者:可是為什麼?到底是什麼問題?

警察:因為你是記者。

記者:可是……我們是記者,我們到許多地方。這裡有什麼問題?

警察:因為這是藏區,抱歉。

記者:我們被他們「護送」出城,直到他們確定我們真的離開藏區。在我們身後的是恐懼、憤怒和悲劇,還有那些無法說服藏人的中共政策。

(台灣圖博之友會翻譯)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