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台灣圖博之友會
關於部落格
Taiwan Friends of Tibet
  • 144329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唯色:“燃燈節”,兩位藏人自焚獻身,藏人自焚已至99人!25位自焚藏人遺言

從2009年2月27日至2012年12月8日,在境內藏地有96位境內藏人自焚,在境外有3位流亡藏人自焚,共99位藏人自焚,包括13位女性,已知其中82人犧牲(境內81人,境外1人)。
 
目前找到並已經披露的大概有25位自焚藏人(境內24人,境外1人)專門留下的遺言、寫下的遺書或錄音的遺囑,這都是至為寶貴的證據。而每位自焚藏人,在自焚之時發出的心聲是最響亮的遺言,包括“讓尊者達賴喇嘛回到西藏”、“祈願尊者達賴喇嘛永久住世”、“西藏要自由” 、“西藏獨立”、“民族平等”等等。
 
以下是99位自焚藏人簡況——
 
1、自焚時間以及自焚地點:
 
2009年1起自焚:2009年2月27日在四川省阿壩藏族羌族自治州阿壩縣發生第1起。
 
2011年14起自焚(境內藏地12起,境外2起):在四川省阿壩藏族羌族自治州阿壩縣8起、在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的道孚縣和甘孜縣3起、在西藏自治區昌都縣1起。並且,2011年11月在印度新德里1起、在尼泊爾加德滿都1起。
 
2012年1-12月,84起自焚(境內藏地83起,境外1起):
1月4起——在四川省阿壩藏族羌族自治州阿壩縣3起,在青海省果洛藏族自治州達日縣1起。
2月6起——在四川省阿壩藏族羌族自治州阿壩縣3起,在青海省玉樹藏族自治州稱多縣1起,在青海省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天峻縣1起,在四川省阿壩藏族羌族自治州壤塘縣1起。
3月11起——在甘肅省甘南藏族自治州瑪曲縣1起,在四川省阿壩藏族羌族自治州阿壩縣5起,在青海省黃南藏族自治州同仁縣2起,在四川省阿壩藏族羌族自治州馬爾康縣2起。並且,3月在印度新德里1起。
4月4起——在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康定縣2起,在四川省阿壩藏族羌族自治州壤塘縣2起。
5月3起——在拉薩大昭寺前2起,在四川省阿壩自治州壤塘縣1起。
6月4起——在青海省黃南藏族自治州尖扎縣1起,在青海省玉樹藏族自治州稱多縣2起,在青海省玉樹藏族自治州玉樹縣1起。
7月2起——在西藏自治區拉薩市當雄縣1起,在四川省阿壩藏族羌族自治州馬爾康縣1起。
8月7起——在四川省阿壩藏族羌族自治州阿壩縣6起,在甘肅省甘南藏族自治州州府合作市1起。
9月1起——在青海省玉樹藏族自治州雜多縣1起。
10月10起——在西藏自治區那曲地區那曲縣1起,在甘肅省甘南藏族自治州合作市2起,在甘肅省甘南藏族自治州夏河縣5起,在西藏自治區那曲地區比如縣2起。
11月28起——在青海省黃南藏族自治州同仁縣9起、澤庫縣3起;在青海省海東地區循化縣1起;在四川省阿壩藏族羌族自治州阿壩縣3起、若爾蓋縣2起;在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1起;在西藏自治區那曲地區比如縣1起;在甘肅省甘南藏族自治州合作市2起、夏河縣3起、碌曲縣3起。
12月4起——在甘肅省甘南藏族自治州夏河縣1起、碌曲縣1起;在青海省果洛藏族自治州班瑪縣1起;在四川省阿壩藏族羌族自治州若爾蓋縣1起。
 
2、自焚者籍貫(包括3位流亡藏人的籍貫,其中兩位原籍在境內康地,在以下記錄之內;另一位出生在印度流亡藏人社區的,不在以下記錄之內):
 
按照圖伯特傳統地理:安多76人,康17人,嘉戎3人,羌塘1人,衛藏1人。而安多藏區中,安多阿壩自焚藏人多達30人,其次是安多熱貢11人和安多拉卜讓10人。
 
其籍貫按照今中國行政區劃——
四川省藏區48人:阿壩州阿壩縣30人、壤塘縣4人、馬爾康縣3人、若爾蓋縣3人;甘孜州甘孜縣2人、道孚縣3人、康定縣2人、色達縣1人;
青海省藏區22人:果洛州甘德縣1人、班瑪縣1人;玉樹州稱多縣2人、玉樹縣1人;海西州天峻縣1人;黃南州同仁縣11人、尖扎縣1人、澤庫縣3人;海東地區循化縣1人;
甘肅省藏區20人:甘南州瑪曲縣1人、夏河縣10人、合作市5人、碌曲縣4人;
西藏自治區8人:昌都地區昌都縣2人;日喀則地區聶拉木縣1人;拉薩市當雄縣1人;那曲地區比如縣4人。
 
3、自焚者性別、年齡及身份:
 
男性84人,女性13人。
 
最年長的為64歲,最年輕的是15歲。
 
僧尼:2位朱古(Rinpoche,活佛),26位普通僧人,5位尼師。這當中大多為格魯派僧人,1位原為噶舉派僧人,2位是寧瑪派僧尼;需要說明的是,在安多壤塘自焚的4位藏人,屬覺囊派所在地區。
 
農牧民:50位。有些人曾有出家為僧的經歷,但多人屬被當局工作組驅除出寺,也有人屬還俗離寺。其中數人是兒女的父親或母親。有一位是著名仁波切的外祖父。
 
其他:1位女中學生;4位男學生;2位在拉薩的打工者;1位在康區的打工者;3位生意人;1位網絡作家;1位唐卡畫師;1位出租車司機。其中數人是兒女的父親或母親。
 
還有兩位是年輕的流亡藏人,尚不知其職業。
 
4、自焚者狀況:
 
99位自焚的境內、境外藏人中,已知82人犧牲(境內81人,境外1人),其中57人當場犧牲,23人被軍警強行帶走之後身亡,1人在印度新德里醫院重傷不治而亡,1人在寺院治療六個多月後犧牲。
 
另有14人被軍警帶走,下落不明、生死不明。他們是:
2009年2月27日自焚的格爾登寺僧人扎白;
2011年9月26日的格爾登寺僧人洛桑格桑(尕爾讓)和洛桑貢確(貢確旦巴);
2011年10月3日自焚的格爾登寺僧人格桑旺久(尕爾讓旺修);
2012年2月8日自焚的玉樹州稱多縣拉布寺僧人索南熱央;
2012年2月13日自焚的格爾登寺僧人洛桑嘉措;
2012年5月27日自焚的在拉薩打工的阿壩人達吉;
2012年6月27日自焚的玉樹婦女德吉曲宗;
2012年9月29日自焚的昌都嘎瑪區農民永仲;
2012年10月25日自焚的那曲比如小生意人丹增;
2012年11月7日自焚的阿壩俄休寺僧人桑珠和多吉嘉;
2012年11月26日自焚的色達學生旺嘉;
2012年12月2日自焚的夏河牧民松底嘉。
 
兩位境外的流亡藏人在自焚後獲得救治,已傷愈。
 
兩位境內藏人(甘孜寺僧人達瓦次仁和隆務寺僧人加央華旦)在自焚後,先是被藏人僧俗送到醫院,後又從醫院接回寺院,由藏人們自己照顧、救治,出於擔心自焚者被軍警從醫院強行帶走,一去不歸。據悉,目前達瓦次仁在艱難恢復中,但落下殘疾,生活困難。加央華旦本來在恢復中,但他決意赴死,絕食一周多,於自焚六個多月後犧牲。
 
自焚藏人留下的遺言、寫下的遺書及錄音的遺囑
 
至今,大概有25位自焚藏人(境內24人,境外1人)留下的遺言、寫下的遺書或錄音的遺囑,被陸續找到並披露於世(注:如有遺漏,懇請指出並提供相關資料為謝)。而這都是至為寶貴的證據,故一併呈示於此:

1、扎白(法名洛桑扎西):安多阿壩(今四川省阿壩藏族羌族自治州阿壩縣)格爾登寺僧人,20歲。2009年2月27日在阿壩縣洽唐西街自焚,遭軍警槍擊,重傷,被軍警強行帶走。只知已殘 ​​,更多情況不明。

據紐約時報2012年6月2日的報導:為什麼格爾登寺成為自焚藏人的中心?(譯文),其中兩次提到第一位自焚藏人扎白在自焚前留下遺書:

“一名年輕的藏族喇嘛走在街上,用腳去踢解放軍的軍車,然後留下了一份自殺遺書,譴責官方禁止他們舉行一項宗教儀式。”
“2009年2月27日,一名高層的喇嘛在僧侶聚會時通知說,格爾登寺不得不取消當天一個重要的祈禱儀式。洛桑說,半小時後,札白就在市場上點火自焚;他留下了一張紙條,說如果政府禁止該宗教儀式,他會自殺。”

2、彭措(法名洛桑彭措,又寫平措):安多阿壩(今四川省阿壩藏族羌族自治州阿壩縣)格爾登寺僧人,19歲。2011年3月16日在阿壩縣洽唐西街自焚,重傷,遭軍警毒打,次日凌晨犧牲,後由藏人隆重火葬。

“他們認為我們害怕武力鎮壓,他們想錯了”——與格爾登寺僧人的訪談,紀念彭措自焚一周年,彭措在寺院的同學說彭措自焚前“對幾位朋友說: '我無法繼續忍受心中的痛苦,2011年3月16日我將向世人表現一點跡象。

'” 並講述彭措自焚犧牲之後:“在處理他的遺物時發現了他在筆記本上的一段話: '運氣和信心是勝利,失望和疑慮是失敗。'”




3、丁増朋措:康昌都(今西藏自治區昌都地區昌都縣)嘎瑪區農民,原為噶瑪寺僧人,後還俗成家,41歲。2011年12月1日在嘎瑪區政府前自焚,重傷,被軍警強行帶走,於12月6日在昌都縣醫院犧牲。而西藏自治區當局掩蓋這起自焚,對外聲稱“目前西藏沒有自焚事件,總體上是非常平穩的……”

丁增朋措在自焚前留下四份遺書 —— 

遺書之一: 信封上寫著:請張貼到噶瑪寺的大門上 
信中內容: 
面對繼承和弘揚純正無誤的藏傳佛教之噶瑪寺堪布洛珠繞色、朗色索朗和全體僧侶遭受抓捕、毆打——我寧願為我們噶瑪寺的堪布和僧侶們的痛苦去赴死。 
持尊嚴者丁増朋措 

遺書之二: 
同胞們,勿要失望!勿要怯懦!自他交換的道友們,請為持佛法的兩位堪布和僧人們想一想,我們怎能相信一個不允許我們信仰宗教的政府? 
丁増朋措 

遺書之三: 
噶瑪寺的同胞兄弟們: 
想到堪布和僧人們的處境,我們坐在這裡擔憂有什麼用?起來吧! 利養恭敬八法與榮譽,如野鹿遠遠躲避獵人。 向世間法無法欺騙之,大徹大悟的佛祖頂禮! 
充滿痛苦的丁増朋措

遺書之四: 
想到整個西藏和今年噶瑪寺的苦難,我無法繼續活下去空等。




4、索巴仁波切(年格.索南竹傑):安多果洛(今青海省果洛藏族自治州)甘德縣人,42歲。2012年1月8日在達日縣廣場自焚。當場犧牲,後由藏人隆重火葬。在自焚前錄音遺囑說:“如佛陀當年捨身飼虎一般,其他犧牲的藏人同胞也是如我一般,為了真理和自由而捨生取義。”

他在自焚前錄音遺囑,他的聲音在這裡可以聽到,經記錄後譯為中文—— 

國內外六百萬藏人兄弟姐妹們,在此,我向為藏人的自由而犧牲的以圖丹歐珠為主的英雄們、為六百萬藏人的團聚和藏地的幸福而獻出寶貴生命的英雄兒女們,表示無比地感謝和欽佩。我已經四十多歲,一直沒有勇氣 ​​像你們那樣做,以致苟活到今天。所幸的是,我也努力地為藏文化的大五明及小五明的弘揚做了一些貢獻。 

在21世紀尤其今年,是雪域的許多英雄兒女獻出寶貴生命的一年,我也願貢獻自己的血肉來表示支援和敬意。我的犧牲不是為了顯示自己有多麼偉大,我誠心誠意地懺悔所犯三昧耶戒以及一切罪業,特別是金剛密乘的誓言戒——不允許對自身的虐待和犧牲,我在此虔誠懺悔。 

一切眾生未有不曾做過我們的父母,無邊的眾生由於業際顛倒,做下了不可饒恕的罪業,我誠心誠意地為他們清淨業障。並且我發願,希望遍法界的一切眾生,乃至如蝨子等一切微小眾生,臨終時未有恐懼,不受痛苦,往生無量光佛的身邊,獲得圓滿正等正覺的果位。因此我願供養自己的壽命和身體。也為了人天導師尊者達賴喇嘛丹增嘉措為主的所有高僧大德長久住世,而把我的壽命、身體化作曼札供奉給他們。 

諸香塗地繽紛雨妙花 
嚴飾須彌四洲並日月 
觀想變現供養諸佛剎 
修習願達諸佛清淨剎 (譯者註:以上是曼札偈) 

自他身語意三世善法、珠寶、妙善、曼札、普賢諸雲供意幻供養上師三寶尊,慈悲攝受賜予我加持:“俄當,格熱,然那曼札拉,康呢爾亞,答亞麼”。(譯者註:此為曼札偈咒語) 

再次說明,我做出這一行為,絕無貪圖名譽、恭敬、愛戴等自私自利的心態,而是清淨的,虔誠的,如佛陀當年捨身飼虎一般,其他犧牲的藏人同胞也是如我一般,為了真理和自由而捨生取義。 

事實上臨終之際,若有嗔恨心很難得解脫,因此我希望我能做他們的引導者,願以此供養的功德和力量使一切眾生未來獲得究竟佛的果位;並為國內外諸多高僧大德長久住世,尤其希望尊者達賴喇嘛丹增嘉措為了雪域政教永世長存: 

雪山綿延環繞的淨土 
一切利樂事業之緣源 
丹增嘉措慈悲觀世音 
願其足蓮恆久住百劫 
(願事業如日中天) 
(譯者註:此為尊者達賴喇嘛長壽祈請文) 

願惡緣毀壞教法者 
業際顛倒有形無形 
思想行為入惡劣者 
三寶諦實加持永斷除
 (譯者注:此為尊者達賴喇嘛所著的雪域祈禱文)

 (願此等善法等兩偈,略) 

殊勝之最發願王 
利益無邊諸眾生 
圓滿普賢行願力 
三惡道眾盡解脫 
達雅塔,班贊哲雅阿瓦波達呢耶所哈。(成就所願咒,念誦了三遍) 

呀!諸多的金剛道友和各地的信徒們,大家要團結一致,同心協力,為雪域藏人未來的自由,為藏地真正成為我們自己的家園,為這樣的曙光,大家要團結一致,為了這個共同目標而奮鬥,這也是所有獻出寶貴生命的英雄們的心願,因此無利益的一切行徑必須要放棄,比如那些為了爭奪草山而自相爭鬥等。

年輕的藏人要努力、勤奮地學習十明等藏人的文化及理論知識,年老的藏人也要把自己的身口意融入到善法之中,大家要共同弘揚和發展我們民族傳統的文化、語言、文字、風俗習慣等,大家都要力所能及地,為了藏人的幸福和一切眾生暫時獲得世間圓滿以至究竟獲得佛的果位而多做善事,這非常重要,祝願大家吉祥如意! 

我還要告訴我的家人和親朋好友、×××(譯者註:提到一個名字但聽不清楚):我身無分文,我的一切財產早已布施在佛法方面,請你們不要說這裡有我的財產、那裡有我的財產,或者這裡那裡有我的東西。我什麼都沒有,我的兄弟姐妹、親戚朋友和施主們請記住這一點。還有,希望我做擔保的一些鄉親、喇嘛、祖古的物品,你們要按約定的時間如數交還。 
自他三世一切善法迴向給一切眾生等,特別是在地獄等三惡趣的眾生。 

(殊勝之最發願王等一偈,略。) 
(此生三世一切功德一偈,略)

最後,國內外的所有法友們,請你們不要難過,請你們為善知識們祈禱,乃至菩提間我們未有離別。依怙我的老人們和百姓們也請如是發願,無論快樂與痛苦、好與壞、喜與悲,我們都要依靠上師三寶,除了三寶再沒有依靠處,請你們不要忘記,扎西德勒!



5、朗卓:安多壤塘(今四川省阿壩藏族羌族自治州壤塘縣中壤塘鄉)人,學生,18歲。2012年2月19日在中壤塘鄉自焚,當場犧牲,後由藏人火葬。

他在自焚前寫下遺書,其實是一首詩: 

昂起你堅強的頭,為朗卓之尊嚴。 
我那厚恩的父母、親愛的兄弟及親屬,我即將要離世。 
為恩惠無量的藏人,我將點燃軀體。 
藏民族的兒女們,我的希望就是,你們要團結一致。 
若你是藏人要穿藏裝,並要講藏語,勿忘自己是藏人; 
若是藏人要有慈悲之心,要愛戴父母,要民族團結,要憐憫旁生,珍惜動物生命。 
祈願(嘉瓦丹增嘉措)達賴喇嘛尊者永久住世。
祈願雪域西藏的高僧大德們永久住世。 
祈願藏民族脫離漢魔。在漢人魔掌下藏人非常痛苦,這痛苦難以忍受。 此漢魔強佔藏地,此漢魔強抓藏人,無法在其惡法下續留,無法容忍沒有傷痕的折磨。 此漢魔無慈悲心,殘害藏人生命。 
祈願(嘉瓦丹增嘉措)達賴喇嘛尊者永久住世!



6、才讓吉:安多瑪曲(甘肅省甘南藏族自治州瑪曲縣)藏族中學初三學生,女,19歲。為抗議藏語文教育遭嚴重削弱的教育政策,2012年3月3日在瑪曲縣一菜市場自焚,當場犧牲,被軍警搶走遺體。當局的解釋是她頭腦有病,學習差。

衛報:一位藏人少女悲慘的自焚之路中,去當地採訪的衛報記者寫到:“一月初,才讓吉在與她的一個親戚談到一連串的自焚事件時表示,她很理解他們為什麼要這樣做。'沒有人可以像這樣繼續生活下去。'她說。”                                                                                   


7、江白益西:康道塢(今四川省甘孜州道孚縣)人,2006年流亡印度,27歲。2012年3月26日在新德里抗議中國主席胡錦濤訪問印度的集會上自焚。被藏人送往醫院,但因傷勢太重,於3月28日即所謂的“百萬農奴解放紀念日”犧牲。

他在自焚前寫下遺書: 

為了抗議中共國家主席胡錦濤到訪印度,點火自焚而被送至印度醫院搶救的流亡藏人江白益西之前留下的相關遺囑被公佈,他在遺囑上鼓勵藏人團結奮鬥,為六百萬藏人爭取人權和自由。 

遺囑5點訴求分別是: 

第一,祝願世界和平導師達賴喇嘛尊者萬歲,希望能夠迎請達賴喇嘛尊者返回西藏,堅信境內外同胞早日團聚在雪域西藏,並在布達拉宮前齊聲高唱西藏國歌; 

第二,同胞們,為未來幸福和前景我們要有尊嚴和骨氣。尊嚴是一個民族的靈魂,是尋找正義的勇氣,更是未來幸福的嚮導。同胞們,尋求與全球民眾同等的幸福,必須要牢記尊嚴,大事小事都要付出努力,總而言之,尊嚴是辨別是非的智慧; 

第三,自由是所有生命物的幸福所在,失去自由、像是在風中的酥油燈,像是六百萬藏人的趨向,如果三區藏人能夠團結力量必會取得成果,請不要失去信心; 

第四,本人所講的是六百萬西藏人民的問題。在民族鬥爭中,若有財富現在就是該使用的時候,若有學識就是該付出力量的緊張時刻,更覺得現在正是該犧牲生命的時候。在21世紀中,用火點燃珍貴的人生,主要是向全球民眾證實六百萬藏人的苦難、無人權及無公平的處境,如果有憐憫和慈心,就請關注弱小藏人的處境; 

第五,我們要使用傳統宗教、文化和語言的基本自由,要有基本人權,希望全世界人民能夠支持我們。藏人是西藏的主人,西藏必勝! 
道孚•江白益西。 

(右上方則留下遺囑的日期為2012年3月16日。)



8、曲帕嘉:安多壤塘(今四川省阿壩藏族羌族自治州壤塘縣中壤塘鄉)人,學生,25歲。2012年4月19日在覺囊派壤塘大寺附近與堂兄弟索南同時但不同地點自焚,當場犧牲。後由藏人僧俗將他隆重火葬。

9、索南:安多壤塘(今四川省阿壩藏族羌族自治州壤塘縣中壤塘鄉)人,學生,24歲。2012年4月19日在覺囊派壤塘大寺附近與堂兄弟曲帕嘉同時但不同地點自焚,當場犧牲。後由藏人僧俗將他隆重火葬。

曲帕嘉、索南在自焚前錄音了遺囑,在YouTube上可以聽到他們的聲音,經記錄後譯為中文—— 

藏民族是有著與眾不同的宗教和文化、慈悲和善良、有利他之心的民族,但是,藏民族受到中國的侵略、鎮壓和欺騙。我們是為了藏民族沒有基本人權的痛苦和實現世界和平而點火自焚的,我們藏民族沒有最基本人權的痛苦比我倆自焚的痛苦還要大。 

在這世上最厚恩的父母和家人和深愛的兄弟姐妹們,我倆不是沒有考慮你們感受,和你們生死別離是遲早的事,也不是不珍惜自己的生命。而是我倆志同道合地為了藏民族得到自由、佛法昌盛和眾生能夠獲得幸福,以及世界和平而點火自焚的。 

但是你們要按照我倆的遺願行事,如果我倆落入漢人的手中,你們不要做任何無畏的犧牲,我倆不願任何人為此而受到傷害,如能這樣則是我倆的心願。如果你們為了我倆而傷心,那就听從學者和上師大德的話,學習文化不要迷途,對本族要情同手足,要努力學習本民族的的文化,並團結一致,如能這樣則是我倆的心願,按照遺願行事是我倆由衷的願望。




10、日玖:安多壤塘(今四川省阿壩藏族羌族自治州壤塘縣中壤塘鄉)牧民,女,有三個孩子,33歲。2012年5月30日,在覺囊派壤塘大寺附近自焚,當場犧牲。遺體送往寺院。後由藏人僧俗將她隆重火葬。

西藏人權與民主促進中心於8月18日公佈從境內收到日玖生前留下的遺囑:

祈願世界和平幸福。為了使尊者達賴喇嘛能夠返回西藏,請不要縱容自己恣意地屠宰或交易牲畜,更不要偷盜;藏人要說藏語,不要打架。我願為一切苦難的有情眾生承擔痛苦。如果我落到中共當局的手中,請不要反抗抵制。大家要團結一致,學習文化知識,家人不要為我的自焚感到傷心。




11、旦正塔:安多尖扎(今青海省黃南藏族自治州尖扎縣)尖扎灘鄉洛哇村牧民,64歲,2012年6月15日在尖扎縣武裝部門口自焚,當場犧牲。在民眾的堅持要求下,軍警後來將他的遺體交還其家人。當日下午,藏人僧俗將他隆重火葬。

他在自焚前留下簡短遺書如下: 
皈依三寶, 
祈願世界和平。 
祈願尊者達賴喇嘛回歸故里。 
為了守護西藏國, 
我將獻身自焚。





12、丹增克珠:康稱多(今青海省玉樹藏族自治州稱多縣)牧民,曾為僧人,24歲。2012年6月20日與阿旺諾培在稱多縣扎朵鎮舉雪山獅子旗自焚,當場犧牲。遺體由賽康寺僧人送往寺院,於23日火葬。

13、阿旺諾培:衛藏日喀則(今西藏自治區日喀則地區衛藏日喀則聶拉木縣)門布鄉春都村人,22歲。2008年離開家鄉去康區,之前是學生。2012年6月20日與丹增克珠在稱多縣扎朵鎮舉雪山獅子旗自焚,重傷,先被賽康寺僧人送往寺院,後被軍警帶往青海省西寧某軍隊醫院,於7月30日終因傷重不治而犧牲。

兩人在自焚前留下遺言

“對我倆來說,沒有能力從西藏的宗教和文化上出力,在經濟上,也沒有幫助西藏人民的能力,所以我倆為了西藏民族,特別是為了達賴喇嘛尊者能夠永駐世間並且盡快返回西藏,而選擇了自焚的方式。告知和我倆一樣的西藏青年們,我們希望而且也相信大家會立誓,永遠不在藏人間進行內鬥,要團結一致,守護住西藏的民族赤誠。”




14、古珠:康比如(今西藏自治區那曲地區比如縣)人,作家,43歲。2012年10月4日在那曲縣城自焚,犧牲,遺體被軍警搶走。

他生前在QQ上留下多則遺言,其中兩則遺言是: 

“雪域藏地的兄弟姐妹們,回顧我們的過去,只有遺憾、憤怒、傷心和淚水,很少有興高采烈的景象。正值在迎接水龍新年時,祈禱大家健康平安,萬事如意,同時希望保持民族自豪感,即使面對痛苦和損失,也不要失去信心,務必加強團結。” 

在題為“生命敲響勝利之鼓”的遺言中寫道:“西藏重獲獨立的前提下,迎請達賴喇嘛尊者返回西藏是同甘共苦且相依為命的雪域藏人們的目標。達賴喇嘛尊者提倡非暴力中間道路政策,努力爭取自治權利,為此境內外600萬藏人也一直遵從尊者的教言長期期盼,但中共政府不僅不給予支持和關注,反而提及藏人福祉的人都會遭到監禁和無盡的酷刑折磨,更嚴重的是污衊達賴喇嘛,只要不承認西藏是中國的一部分,將會遭到暗殺或失踪,藏人的福祉利益根本置之不理,因此,為了見證和宣傳西藏的真實狀況,我們要把和平鬥爭更加激烈化,將自身燃燒呼喚西藏獨立之聲。”

“上蒼大神請注視雪域西藏,母親大地請把慈愛賦予西藏,中立的全球民眾請重視正義,純潔的雪域西藏雖被鮮血染紅,軍隊不斷在實施武力鎮壓,但無畏不懼的雪域兒女們,架起智慧之弓,射出生命之箭,殲滅正義之敵。”




15、頓珠:安多拉卜讓(今甘肅省甘南藏族自治州夏河縣)人,牧民和修行者,61歲。2012年10月22日在拉卜楞寺內自焚,當場犧牲。

他留下的遺言:他“經常呼籲拉卜楞寺僧人和當地年輕藏人不要選擇自焚,要留住生命,為民族未來事業作出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